摘要:2016年,北京的车库咖啡培养出了币圈半壁江山,深圳开始疯狂挖矿,而被称为中国金融中心的上海,却还是一片沉寂。2年过去,险些和币圈擦肩而过的上海,因为唯链,量子链,NEO等一批公司的入驻挽回了起跑线上的失误。唯链,我们采访过,

【博狗比特币资讯网报道】

摘要:2016年,北京的车库咖啡培养出了币圈半壁江山,深圳开始疯狂挖矿,而被称为中国金融中心的上海,却还是一片沉寂。2年过去,险些和币圈擦肩而过的上海,因为唯链,量子链,NEO等一批公司的入驻挽回了起跑线上的失误。唯链,我们采访过,转型做公链后非常成功,一上来就和世界级公司开发区块链解决方案,量子链,我们的纪录片也采访过,目标成为优于比特币和以太坊的公链;NEO则被称为中国的以太坊;但要追溯到中国的第一条公链,没有人不知道初夏虎这个土生土长的上海币圈人,以及他一手创办的维优元界。
 
对话初夏虎:整不出那么多花里胡哨,我就闭关憋大项目。-博狗比特币资讯网
 
一佳:能不能先介绍一下号称中国第一公链的元界。
 
虎哥:说元界是中国第一公链,可能是时间上,因为我们比较早,在16年的7,8月份就想要做这件事情了。我们有好几个早,第一就是在中国最早的完整的元界的项目白皮书,质量可以和国外的优质项目相比的白皮书,我们在中国真的是第一个。然后呢我们募资以后真的主链上线是17年的2月11号,也是非常早。我相信在我们上线的时候,国内绝大多数的项目白皮书还没开始写。然后要讲币价的话,我们也是中国最早的被散户炒起来的公链。我们在2017年的5月份,币价就被他们炒到了40人民币。那这个时候小蚁就是NEO还是1块人民币的,主链还没有上线。所以要说第一公链可能是这三个吧。
 
一佳:现在公链环境竞争激烈,但是还没有出现杀手级的应用,您是怎么看的?
 
虎哥:其实我在16年的时候就在说这个事情了,我觉得首先要说明白的是,公链其实也分很多种类,一个叫基础公链,只是做底层技术的,也就是说他没有任何应用。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如果你打开电视你会看到汽车广告,很漂亮的女生开着很帅的车,还有很英俊的男生,事业有成的,开着车,但是你不会看到去高速公路做广告。很少会说,我们建一条高速公路,哪里到哪里。基础设施就是高速公路,我们元界其实也是高速公路。你说元界为什么那么低调,我们不是低调,我们是高速公路,怎么做广告呢?这是比较难的事情。
 
像元界,小蚁,VeChain都是基础公链,只是在做基础设施,就是我们底层的东西。还有一种我们叫垂直公链,它只做应用的垂直方向。比如说我做游戏公链,我做物流公链,这种公链。但我个人的感觉,会更看好基础公链,这也是为什么我做元界的原因。因为我觉得整个区块链是这样的,公链只做基础,那你见过做汽车的工厂也去做高速公路吗?我觉得没道理。所以我相对还是不太看好垂直公链。比如你做物流的,你去做个垂直物流公链,那么我就问一个问题了,你到底是把精力花在物流上呢还是这个网络安全,网络共识,资产数字化和身份数字化,区块链的事情上面?我的看法是说如果你擅长做物流你就去做物流。你把重要的区块链的,网络安全,网络共识,资产数字化和身份数字留给我们这种专业的区块链团队来做。所以我还是看好基础公链,不是垂直公链。
 
对话初夏虎:整不出那么多花里胡哨,我就闭关憋大项目。-博狗比特币资讯网
 
一佳:元界和其他基础公链区别在哪里?有什么特点?
 
虎哥:特点来说,元界是第一个在国内提出数字身份的。我们一直觉得杀手级应用不是支付或者物流,或者游戏。这个所谓的应用就是在非常上层的应用层的应用了。但其实我们讲的杀手级的应用还是应该是在底层的基建领域。就像互联网的杀手级应用,现在大家都已经知道是支付,但支付其实还是比较底层的。那么我觉得区块链的杀手级应用也还是比较底层的,就不是个非常上层的应用,比如说物流啊或者游戏啊,一定是一个应用去服务其他应用的话。那么我认为是数字身份。你刚才说到物流也好游戏也好,它都要用到数字身份。没有数字身份的区块链应用感觉有点根基不太牢靠,就是这个感觉。所以我说元界跟其他最大的区别就是我们牢牢地抓住数字身份。
 
对话初夏虎:整不出那么多花里胡哨,我就闭关憋大项目。-博狗比特币资讯网
 
那最近,你会发现我说这话的底气比较足,是因为我们上个月六月份的时候把我们的数字身份上线了。所以说我们是中国第一条,甚至说世界上,唯一的一条既有数字资产又有数字身份的公链。打个最最简单的比方,不太确切,当给转元界币,你再也不用记住我长长的地址了,e打头的比特币地址,你直接转给我的英文名字,Eric Gu就可以了,就我的数字身份。你想想看,我如果哪一天给您转钱的话,我直接打给Bianca Chen,那多方便啊。
 
 
一佳:我最近还看到好消息,元界和一家航空公司合作,准备把积分也放到区块链上。能不能说一下这方面的合作?另外除了积分,和航空领域还会有什么合作的想象空间吗?
 
虎哥:跟航空公司合作,最直白基础的想法就是,因为我们用数字身份,所以我们希望元界成为全球数字身份用户量最多的公链。那怎么做呢?当然是找这些用户量最多的一些应用了。那谁的用户量最多呢,航空公司就挺多的。那么台湾的这个远东航空,有百万级的用户会去飞台北到澎湖,台北到金门这些线路。那么这家航空公司还有酒店业务,饭店业务,还有就是澎湖岛上面的度假区业务,这些积分全部打通,还不仅限于此,他们意识到区块链可以帮他们更多。
 
对话初夏虎:整不出那么多花里胡哨,我就闭关憋大项目。-博狗比特币资讯网
 
还有个很好玩的点是说,当你买机票的时候,一个靠窗的32A和一个走道的34D这两个座位其实应该价格不一样的,然后旅游旺季的时候提前三个月订机票和我提前三天订机票价格也是不一样的。那么这一张机票能不能做成智能合约呢?因为真正的实名认证或者说我们叫KYC是发生在我过海关那站的。那么之前的话,如果我3个月前买这个32A的机票,到了3天价格涨了很多的话,我可以选择登机,也可以选择在区块链上,以智能合约的方式卖掉。这是一个应用场景。
 
另外一个场景就是,如果我选择登机了,那我坐在34D这个位置上,然后过来一个先生说,能不能跟您换个位置啊,我太太坐你旁边。那我还挺喜欢这个位置的,我换给你那是成人之美,但是心里还是有点不甘心。那他如果过来说您看我跟你换个位置,我给你10个币,那就不一样了。有些东西为了心里开心是可以量化的,这样应用就很有意思了。另外一个点再延伸一下就是,不光是机票问题,你比如说住酒店,513房间和512房间为什么不是一样价格呢?也是可以用智能合约去解决这个问题。就是说,去量化所有的东西,量化所有人的偏好,甚于量化我愿意去做好事的一个意愿,这是我们跟台湾地区的远东航空合作想做的事情。对于元界自己,我们会获得大量的数字身份,另外一个,我们还在和全球前50的公链在谈全面的,可能不是战略合作,而是更深层次的合作。在传统金融里面,我们叫MNA,就是merge and acquisition,可能是合并的一个想法。那么共享所有的底层技术,共享所有的用户,共享所有基金会里剩下来的币的财富,可投资方向,这和传统金融里的merge and acquisition——“并购”有点像。
 
 
 一佳:我们刚开始打电话的时候您说您现在是闭关,其实圈子现在还是很热闹,各种现象层出不穷,包括各种大佬出来撕逼啊说有什么录音泄漏等等各种事件。您怎么看这种现象?另外什么原因使你觉得现在是闭关的时间?闭关主要在做点什么?
 
虎哥:我觉得币圈的热闹是炒作为主吧,很多人想出名,想借着一些事情去出名,那出名以后肯定想实现一下他们PR宣传的目的。我感觉我自己可能不太一样,我本身就是个程序员出身,我本人就是,你可能看我比较活泼,但是我的一个自然状态不是在台上演讲或者在别人面前侃侃而谈,我的自然状态是在沙发上看电脑或者看书。我不太善于PR。讲真话元界内涵还是有很多的,但是我不太善于去表达我自己,去推广我自己的项目。甚至有一段时间很多的我们的资助会说虎哥在外面讲,老是在讲区块链,从来不讲元界,他们在投诉我。我不太会王婆卖瓜自卖自夸。那你说我闭关干什么呢?就是你可以看到我们元界现在有一些好玩的东西。比如找了一些代币标准,比如说大家都知道ERC20,大家知道ERC20不是一种代币,而是一种代币标准。那还有一种代币标准叫ERC721.还有叫MST,Metaverse Smart Token,和ERC20是差不多的。然后还有一个叫MIT,是Metaverse Identifiable Token,这跟ERC721也是一样的。所以说我们在闭关做什么呢?就是做这些标准的研发。
 
对话初夏虎:整不出那么多花里胡哨,我就闭关憋大项目。-博狗比特币资讯网
 
而且我们还在想,区块链为什么一定要是去中心化的区块链呢,我们可不可以做去中心化的块链。因为去中心化当然是更加信任,但是效率比较低。所以我们现在在研究一些新的产品,让大家更好用。现在绝大多数区块链产品都不好用又不好看。你要有空的话可以看看我们现在的元界的钱包,元界的客户端。我自我感觉真的还挺漂亮的。所以我们现在在练什么呢,就是在练这些东西,把一些小的细节做好,从我们用户的角度去想问题,把产品做到好用。我记得1993年的互联网是很有意思的,你要上网,你必须是我们叫黑屏的dos系统,叫tellnet,远程的连到一个服务器主机上去。远程上面打命令,然后用户名输进去密码输进去,你才可以上网。当时是没有人想过我要有个浏览器的。当你有一个互联网浏览器网景,netscape出来的时候,就觉得一下子互联网就好用了,因为你有浏览器了嘛。现在我们就觉得区块链在什么状态呢,互联网还没到浏览器这个状态,感觉区块链这个东西怎么那么难用的。其实不是难用,只是好的东西还没做出来。
 
 
一佳:现在好多公司都在说BaaS,区块链即服务这么一个概念,元界也是这么一种定位。不知道元界的优势在哪里?你怎么看这个领域的发展?
 
虎哥:我觉得BaaS一定是大的方向,那么刚才其实也说到,如果你们的项目方是一个物流的,那你就不要去搞自己的公链,因为你可能搞不懂网络安全,你可能搞不懂网络共识。因为你搞不懂,上次美图的币不是被盗了嘛,那说明你就不懂网络安全。所以,我们想跟这些项目方说,如果你搞不清楚就不要硬上,让我们帮你来搞。我们说blockchain as service,区块链即服务,我们公司来服务你们,把区块链东西搞好。你们只要懂你们专业的地方就可以了。你懂游戏你搞游戏,你懂物流你搞物流,你把区块链的部分留给我们来做,是这样的一个想法,很多BaaS的想法呢,像微软说的BaaS还不太一样。他们所谓的BaaS就是把区块链搭建在他们的云端服务器上面去。那最后他们帮你去选值,他们可能会选HyperLedger这样的东西,我觉得讲真话,这是不太靠谱的,就变成云服务了。
 
对话初夏虎:整不出那么多花里胡哨,我就闭关憋大项目。-博狗比特币资讯网
 
一佳:之前咱们也聊到了币价,您也经过好几轮币价大涨大跌了,那今年整个市场应该是在一个跌的状态,最近比特币是涨回来一点,但是总的来说今年还是熊市。您怎么看币价的波动?以及您现在是处于投资,还是观望状态?
 
虎哥:我没资格没能力做代币的推荐。我自己的投资风格呢,我是比特币的坚决持有者,不到逼不得已我是不会去卖比特币的。除了每个月发工资,公司100多人嘛,发工资之外我是不会去卖比特币的。就不管它下跌还是什么,因为你长期来看,就像现在你说跌到5000多6000美元对吧。那你想去年的今天,我有一张截图就是我们元界2017年2月11号上线的时候的币价。我知道当时的币价,截图上面有比特币有以太坊还有ZCash,ETC这些币价。比特币当时是6600人民币,所以也就是1000块钱美金,去年的2月11号,以太坊76人民币,也就是11美金。那你想,到现在也就是短短的20个月吧都没有18,9个月,你可能在看我们从顶端跌掉了一半还不止,你觉得跌掉了,但是你要从长期角度来看还是涨的非常非常厉害的。所以我的投资策略就是有大量的币我是绝对不会动它的。但是每个月呢我还会并一些币放在我冷钱包里边,我不去看。我会固定地往我的冷钱包里边打一些比特币打一些以太坊,打一些ETC,打一些ZCash,我分散投资领域就大一点,所以我是不太看短期的这些波动的。
 
还有就是,我在这个行业看到很多好玩的项目,那么我会做他们天使和基石层的投资者。如果是真的好的话,我一定会去投他们。那这些呢我会选择性地卖掉一部分,也会留一部分。我的投资逻辑就是,比特币以太坊这样的是我的基础货币,基础资产,我每个月都会定投一点,而且是基本不卖的。然后有些金融项目会投一点,然后获利的话,我会出来一大半,大概就是这样。

来源:创业美园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以上资讯由博狗比特币资讯网(2018b.co)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