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一些人正在评估发行狭义的CBDC的利弊,即限于金融机构之间的批发交易。这些不会对目前的双层货币体系提出挑战,而是打算提高现有安排的运作效率。然而,迄今为止,对这种批发CBDC进行的实验并未支持立即发行。”BIS称。

过去两年来,全球央行都在对研究央行数字货币(CBDC)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包括中国、日本、瑞典、英国、加拿大、荷兰、澳大利亚、新加坡、印度等。中国央行则在组织进行积极探索和研究。

央行是否应该发行数字货币? BIS称效益尚不显著-博狗比特币资讯网
 

近期,国际清算银行(BIS)发布的年度报告中,也有一章专门探讨了“央行是否应该发行数字货币”这一问题。今年初,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撰文称,CBDC以双层(two-tier)投放有利于充分利用商业机构现有资源、人才、技术等优势,也可以避免“金融脱媒”,而“单层投放”下,央行直接对公众投放数字货币,央行数字货币与商业银行存款货币将形成竞争关系。同时,中国现阶段的央行数字货币设计应注重M0替代,而不是M1、M2替代。

BIS此次提及,目前,各国央行正在密切监测这些技术,同时采取谨慎的态度,但大规模CBDC的试验还没有给出必须立即发行的有力理由。

CBDC效益尚不明显

BIS认为,一个相关的中期政策问题涉及CBDC的发行,包括谁可以获得CBDC。

报告提及,CBDC的功能与现金非常相似,央行将在一开始发行CBDC,但一旦发行,它将在银行、非金融公司和消费者之间流通,而无需中央银行的进一步参与。这种CBDC可能会在私营部门参与者之间进行交换,双边使用分布式账本而不要求中央银行跟踪和调整余额。它将基于一个经过许可的分布式分类账,由中央银行决定谁作为一个可信节点。

报告称,虽然尚未出现领先的竞争者,但这样的工具将带来巨大的金融脆弱性,而效益则不太明显。

年初时,BIS就研究了仅面向银行等有限群体发行“批发”数字货币、以及面向所有人发行“零售”数字货币可能产生的影响。

BIS认为,零售CBDC是“未知领域”,需更加谨慎。“存在我们目前尚未充分了解的风险。”BIS市场委员会主席JacquelineLoh早前表示,“迈向可能推出CBDC的每一步都应该要深思熟虑。”

当时的报告称,这可能影响商业银行融资的主要来源——存款,在市场面临压力时会影响金融稳定。没有证据显示,相比央行现有工具,数字货币可使央行更好地实施货币政策。

目前,尚无一家央行发行数字货币,不过瑞典央行正在研究推出电子克朗(e-krona)用于小额支付。该央行上月表示,相关研究要到2019年底才能完成,所需时间长于最初预期。

批发CBDC存两大挑战

目前,央行正在密切关注技术,同时在执行时仍持谨慎的态度。

近几十年来,中央银行利用数字技术来提高支付以及更广泛的金融体系的效率和稳健性。数字技术使中央银行能够为实时全额结算(RTGS)系统节省流动资金。

通过连续链接结算(CLS)将这些系统连接起来,全世界的商业银行每天都可以全天候结算数万亿美元的外汇。

最近,更快捷的零售支付已遍布全球,各国央行正在积极推动促进这一趋势。作为它们对新支付技术更广泛投资的一部分,央行也在试验批发性的CBDC。其收益也可能很大,因为目前许多中央银行运营的批发支付系统都依赖过时和昂贵的维护技术。

“一些人正在评估发行狭义的CBDC的利弊,即限于金融机构之间的批发交易。这些不会对目前的双层货币体系提出挑战,而是打算提高现有安排的运作效率。然而,迄今为止,对这种批发CBDC进行的实验并未支持立即发行。”BIS称。

BIS认为,实施批发CBDC面临两大挑战。首先,无需许可DLT(分布式账本技术)的限制也适用于CBDC,这意味着它们需要根据有许可的协议进行建模;其次,中央银行准备金的可兑换性进出分布式账本的设计选择需要谨慎实施,以维持日内流动性,同时尽量减少结算风险。

报告表示,包括加拿大银行(Jasper项目)、欧洲央行、日本银行(Stella项目)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Ubin项目)在内的一些中央银行,已经开展了基于DLT的CBDC批发RTGS系统的实验。

眼下,中央银行正在公布结果。BIS表示,在初始阶段,每项实验都大大成功地复制了现有的高价值支付系统。但是,结果并不明显优于现有的基础设施。(第一财经日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