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给区块链挤挤“泡沫”-博狗比特币资讯网

区块链技术本身还不成熟,资本大量涌入势必会造成一种虚拟的泡沫。

它,被认为是“制造信任的机器”,被看好将引领“互联网的第二个时代”,它创造的价值据说“将是互联网的十倍”……没错,这说的正是区块链。

区块链作为仍处于非常早期的一种前沿技术,却以令人咋舌的曝光率收割着全世界的目光,成为许多资本和企业的宠儿。放眼全球,无论是老牌的互联网公司还是新兴的初创企业,再或是全球各地的政府部门,都对区块链抱有前所未有的热情。

到底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还是柳暗花明另有千秋?区块链是否将像二十多年前的互联网一样颠覆人类的生活生产方式?想说明这些问题并不轻松。本报记者通过采访政府、产业、学界、研究者、使用者等不同身份的专家,试图给出一些答案。

区块链究竟蕴藏着怎样的潜力?

“过去我们在记账过程中需要不同的会计来维护不同的账本,区块链是很多会计共同维护一个账本。”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副院长王志勤这样解释区块链:作为一种分布式数据库技术,区块链实际上是“分布式账本”,可以低成本地构建一个信任机制。

基于这种可信的协议,《区块链革命》一书的作者Don Tapscott将区块链与信息互联网类比,称其为“价值互联网”。在价值互联网上,人们可以轻松实现点对点交易。

贵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徐昊是政府高层中较早对区块链技术着手研究的人士之一。他认为,之所以说区块链开启了价值互联网的新篇章,是因为区块链技术可以通过“去中介”的方式提高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信任,这直接提高了整个经济系统运行的效率。“效率的提升就是成本的节约,也是整个社会价值的提升。”

在美国华裔科学家、斯坦福大学应用物理系终身教授张首晟看来,区块链带来的不只是效率的提升,他还憧憬区块链将让每个人的数据资产变得触手可及:“一旦去中心化以后,所有个人的数据都属于个人,这将滋生数据交换(易)市场,由此产生的价值我深信是互联网的10倍甚至100倍。”

“受精卵期”的区块链是否存在泡沫?

预测区块链的潜力并不难,难的是承认和认识到这项技术在落地过程中仍存在哪些问题和挑战。尤其是,当人们意识到其巨大的潜力后纷纷对其未来下注,这是否加快了泡沫的膨胀?

有着20多年IT媒体经验的李颖,现在作为工信部信息化和软件服务业司巡视员,对区块链技术的发展有着一种职业的冷静。“我们要清楚地认识到,区块链发展过程中依然面临诸多问题和挑战,比如目前区块链的技术尚不成熟、效率和安全性有待提高、底层技术还需要完善和提升等。此外,近期的投机炒作也给行业带来不利的影响。”

她把今天区块链的发展同20世纪90年代初的互联网做了一个“朴素的比较”,谈了两点体会:第一,彼时我国互联网发展水平较国际水平更高,如今国内的区块链发展水平与国际基本处于同一起跑线上;第二,区块链今天的发展与90年代初的互联网相比还差得很远,处于“导入期的导入期”,还存在很多问题,“很不成熟”。

对此,徐昊有个比喻:“就技术本身发展而言,区块链现在还处于‘受精卵’阶段,还没有到‘胚胎’的阶段。”同时他提出自己不太感冒有人提出的“如果不拥抱区块链就是等死”这种论调。他认为,如果现在就急于把区块链变现,“肯定是早死”。

“由于区块链技术本身还不成熟,在现实场景中的应用还远没有普及,但资本对区块链又特别感兴趣,大量涌入这个领域,势必会造成一种虚拟的泡沫。”徐昊说,“既然我们都清楚现在区块链的发展处于资本游戏的阶段,我还是想提醒广大的区块链爱好者和企业家们要冷静和清醒地认识,区块链跟自己会发生什么样的关系?”

国际市场调研机构Gartner前全球副总裁、市场分析师雷·瓦尔德斯也注意到了明显处于发展早期的区块链却受到热捧的怪象。“许多公司或机构希望利用区块链数据不可篡改的特性,存储诸如病历、供应链信息等有价值的数据,但现在区块链的技术能力还非常有限,(这些公司)对区块链的理解也非常有限。”

对于区块链是否存在泡沫,雷·瓦尔德斯说道:“现在‘使用’区块链的企业中,90%以上还没有从实验室中走出来进行大规模应用,90%以上的企业根本不需要使用区块链技术,因为它们本质都是中心化的,只不过穿了一件‘去中心化’的外衣。”

目前区块链有哪些应用场景?

摒除那些为吸引投资而夸大区块链应用程度的企业家以及为“发币”而鼓吹的投机客,区块链技术在公证、版权、电子商务、农业、质量控制等领域的应用的确有着令人遐思的想象空间。

“区块链的价值是什么?是把数据财富还给了数据财富的真正拥有者——个人。”迅雷集团首席执行官、网心科技首席执行官陈磊谈到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有开发者在“迅雷链”上鼓励人们把个人基因测序等这类稀少而高度分散的数据“上链”。如果有研究机构使用该数据用于生物工程或制药行业且取得一定成果(如发现了治疗糖尿病更好的方法),未来数据的贡献者将有望通过链上的“通证”,兑换该研究成果带来的服务——在陈磊看来,这或是精准医疗的另一条通路。

陈磊还提到,区块链技术能够非常方便地用于知识产权的确权,这是现有技术下难以做到的事情。“比如香港知识产权交易所有一款非常先进的3D X光机,一般要使用这一产权需要购买1年或2年的使用权,这对于许多资金实力差的诊所而言是难以承担的。而借助区块链技术,诊所可以按次购买。”

Don Tapscott也提到,区块链不仅可以方便实现对创造者知识产权的保护,同时还可以帮助真正实现共享经济。他举例说,私家车主通过区块链,可以实现共享汽车这种经济模式——而不必借助Uber这种中介公司。“(类似的创意)可以形成很多初创公司,这些小公司可以获得跟今天的大公司一样的优势,且人们能获得更多外部价值。”

在贵阳清镇市凤山村,区块链技术被用于土地确权。徐昊介绍说,村民的土地确权信息——包括自留地权属、土地流转等信息全都存储在一个叫做“身份链存证编号”的哈希加密序列中。

“无论区块链技术如何应用,最基础的一条是它可以把数据信息进行确权,从而产生了所有流转和交易活动的依据,我认为这是区块链最大的价值。”徐昊说。

如何在监管中促进区块链发展?

正如前述所呈现的那样,区块链技术“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充斥着泡沫的同时也蕴藏着巨大的能量。作为影响其发展的政府监管部门,如何避免区块链“不管就乱、一管就死”的命运?

“管死了肯定不是最好的监管,但监管是个摸索的过程。”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主任、北京大学光华区块链实验室主任刘晓蕾认为,国家应该在一个开放但有监管的环境中逐渐在发展中寻求最优的监管方法。她个人建议国家可以考虑通过搞一个数字资产交易所来摸索相关的监管经验。

Don Tapscott认为,监管部门要制定法律惩处那些打着区块链幌子骗人的人,也要制定法律更利于数字经济的发展。“既不扼杀创新,又能够保护消费者的合理监管,如何做好这个平衡,对于每个国家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从监管的角度来说,对于‘币’的发放还是需要非常谨慎的态度。针对目前区块链难以监管的情况,建议构建一个‘监管链’实现以币治币,以链治链。”王志勤表示,就目前而言,仍应积极鼓励整个区块链产业的发展。

谈到在监管中促进区块链发展,徐昊认为需要从两方面着手。“第一方面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区块链回归本源还是核心技术的创新与竞争,要踏实进行技术创新;第二方面是从监管上保持一种宽容的心态‘让子弹飞一会儿’,让新技术在实践中不断地去完善。”不过他也强调,监管部门也要旗帜鲜明地把红线和边界划清楚,任何以新技术为噱头的资本游戏都应该被禁止,“这种资本游戏不利于社会,更不利于新技术发展,要避免‘脏水跟孩子一起被倒掉’。”(中国科学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