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佛系虫哥:打造1000亿价值的区块链创新生态-博狗比特币资讯网

2012年7月的上海燥热难耐,黄豆大的汗珠落在马路上,瞬间便消失了,一丝痕迹都没有。虫哥在那天正式的读完了三体。至今还对《死神永生》中太阳系被二维化后的描写记忆犹新。

“太阳接触二维平面的一刹那,跌入二维的部分就在平面上呈圆形迅速扩展开来,很快,平面上二维太阳的直径就超过了三维太阳,这一过程只用了三十秒左右,以太阳半径七十万千米计算,二维太阳边缘的扩展速度竟达到每秒两万多千米。 ”他脑中的三体世界和区块链世界在梦中无数次的重合,从那以后,他不止一次的想象过,在未来人类社会经历过区块链技术的改造,会发展到何种地步!

01

双城记

虫哥老家在温州,家族在绍兴柯桥经营着纺织品,95年毕业后,虫哥留在杭州倒卖电脑配件。

虫哥这个人爱好很多,因为商人的基因让他看到了早期互联网的机会。于是回到了柯桥搞了一个公司,做了一个纺织品黄页网站“纺易网”。然后招了一堆地推人员去各大纺织厂,漂染厂推广,给每家企业做了一个flash的酷炫主页,放在纺易网上,当年而立之年的马云也在做早期的互联网黄页,然后年轻气盛的虫哥却因为一些人事纠纷净身出户,虫哥回忆这段的时候感叹到越早熟的人事业越容易成功,当年就是因为太年轻,不懂世事。

虫哥的左臂上有几道伤疤,他说是在当时留下的。他不愿意说,但我知道伤疤是他离开公司的另一个版本故事的主线。

离开公司以后,一家漂染厂的老板找他去修设备控制电脑,那个时候这套设备价值几十万,修好了却翻脸不给钱,还让虫哥倒贴了上万,于是虫哥在电脑中留了个“木马”半年后发作。半年后,他如约的拿到当时克扣的一万块,觉得大城市才有未来的机会,就直接去了上海,那是2000年。

到上海后,虫哥拿一万块钱买了一部手机和一台二手的IBMTP600笔记本电脑,一下就快花完了。“花的值,至少我发现了商机。”他发现他这台笔记本的利润至少2000元,于是虫哥绞尽脑汁去寻找渠道。

这段时间他干了三件事,第一件事去深圳进了一批二手笔记本电脑,第二件事在pchome电脑之家的笔记本论坛做起了意见领袖,白干了一个月,每天也不卖电脑,就在笔记本论坛帮助网友解决各种问题,每天达到的效果是所有帖子最后回复人都是小虫(那个时候叫小虫),任何一个用户进这个区就会看到满屏的小虫,不到一个月就树立了影响力,分管论坛的版主站长发现虫哥的影响力比他还大(虫哥说,这家伙从来不出现,相当不称职),版主一气之下,删除了他的ID。

于是虫哥干了第三件事,自建了一个笔记本电脑论坛,用的是戴志康的Discuz论坛,那个时候Discuz刚商业化开始收费,虫哥是戴志康的前三用户。

佛系虫哥:打造1000亿价值的区块链创新生态-博狗比特币资讯网

佛系虫哥:打造1000亿价值的区块链创新生态-博狗比特币资讯网
 

论坛搞好后,一堆PCHOME的虫哥粉丝就跟随了过来,从诞生的第一年起,虫哥提出了人性化服务,把每个用户当家人看待,给予最好的售后服务,别家的一台电脑利润800元,虫哥却有1200元利润,并且谢绝还价,因为他相信3年的服务多加的400元物有所值,而且卖电脑不是菜市场卖菜,讨价还价,神奇的是虫哥卖的越贵生意却比便宜的同行好很多。这个网站很快成了此类网站的国内第一名,刚成立的盛大和九城也经常在虫哥这里采购设备,虫哥回忆当时陈天桥的办公室里手下的人要退出才转身走,朱俊的办公室就窝在一个角落里。

现在虫哥的办公室在盛大集团主楼的顶楼,虫哥笑称本来这里是陈天桥打算自己以后回国用的,被他先霸占了。
 
“那个时候,每年的利润在200万左右。而上海的房价才五六千。”赚到第一桶金,虫哥在论坛里找了一批志同道合的兄弟,如硬件达人芒果,在2003年搞了一个数码产品的评测网站,芒果担任CEO,早期叫阳光数码,后来改为移动新人类,评测做的相当专业,各类分拆到极致的照片,文章等。那个时候SONY,HP等公司的新产品都拿到他这里来测试,然后收集意见改进。
当时Donews的刘韧老师也点评过移动新人类,值得一提的是刘韧老师现在也allin区块链,做了BCF基金,用区块链搭建作家生态,虫哥受邀当了BCF理事,虫哥说,他只当公益理事,不谋取任何经济回报。这是一段横跨互联网到区块链15年的佳话。

虫哥不光是投资房产、还在2002年注册起了域名,虫哥回忆当时域名掉下来的时候全靠按F5刷新,谁刷到以后填写注册信息提交快就是谁的,他和蔡文胜的区别就是他只按了F5一个月不到,而蔡文胜一直坚持按了下去,当时有个叫东东的小兄弟也是一个奇才,初中毕业却精通各种黑客技术,在全国网吧流量,也是和虫哥相识于笔记本论坛,后来流浪到上海送了虫哥好几个QQ靓号,虫哥说有11095,腾讯第95个QQ号码(QQ号从11000开始对外,前1000个属于腾讯内部),还有88889,99998等。可惜这些号码都被虫哥送人了。虫哥说他现在用的一个极品号码后来也被人黑了,还是通过关系找老马弄回来的。

东东来上海就帮虫哥负责域名注册,可惜没待多久就去了厦门找蔡文胜去了,前几天虫哥问蔡文胜还记得东东不,蔡文胜说东东在他那边呆了几个月又跑了,注册域名没他厉害,确实双拼当年并不流行,蔡文胜却慧眼识珠注册了所有的极品双拼,神奇是蔡文胜刚学电脑的时候还不会拼音,一年用坏了几个手写板,这段故事虫哥要说是坚持比选择重要。

虫哥经常帮币圈朋友收购域名,而且拿到以后直接就给对方了,比如COBO钱包的域名就是虫哥帮七彩神仙鱼收购的,COBO是羚羊的意思才花了几十万,虫哥说前几周刚帮鱼池又收回了yuchi.com的域名,鱼池的估值几十亿,而虫哥竟然只花了20几万就把域名收到给了七彩神仙鱼,虫哥投资的乐块区块链游戏项目,帮他们收购的leblock.com才花了2万不到,对于区块链项目域名虫哥是这么理解的,如果一个项目方号称花了几千万收购原本价值几百万的域名,如果是真实的那就相当于用投资人的钱去买单了域名,如果是PR所需倒也正常。

虫哥透露最近帮一个币圈老人收了一个极品2声母,才花了700多万,100多个BTC,又是做了雷锋。虫哥说这域名如果在正常的区块链圈子里买卖,起码得千万,数百个BTC以上,既然他已经错失了域名的早期投资,那么索性好人做到底,帮兄弟们圆梦,

虫哥说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很大的成就,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事业刚有小成就的时候,他把父母接到了上海,把公司财务交给了父亲打理,团聚让虫哥享受了亲情,却也失去了事业上的很多决策权,公司变成了家族公司,从此在互联网最黄金的时期,虫哥基本处于退休状态,

2013年,虫哥发现了比特币,对他来说比特币是真正属于他的自由支配资产,反正老头也不懂这玩意,只能从此任他发展,不再约束。

02

壹比特成立

发现比特币以后,虫哥在国内当时唯一的论坛比特人上花了一晚把所有的几万个帖子看完了,当时南瓜张在网上推出了专挖比特币的阿瓦隆矿机,望着销售一空买不到第一代阿瓦隆矿机的局面,虫哥研究了半天,觉得用显卡挖莱特币风险更小,因为回本周期3个月,即使币价崩盘,显卡还可以卖给网吧,于是自己拿电脑装上挖矿软件试了小半天,直到挖出莱特币后,发现这事情靠谱。

通过朋友一番打听,得知龙岩有便宜电,于是虫哥坐上了开往福建的火车。到了龙岩后,莱特币的价格从15块跌到9.9块。他在宾馆里犹豫了一星期,最后还是决定干,他一鼓作气拿出100万买了300张显卡,建起了自己的矿场。

“至少归零了,我有显卡和机器在,不至于亏死。”其实当时矿场运营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虫哥就收回了成本。

此时离宝二爷在内蒙建立全世界最大的矿场还有两年,福建龙岩是虫哥币圈生涯的起点。

挖矿这门生意很枯燥,虫哥在枯燥之余喜欢在QQ群里和大家交流经验。直到有一天被另一个矿主拉进了一个内部挖矿QQ群。在那里他结识了森林人,alex,七彩神仙鱼,老蔡,胖仔,anson、木鱼等人。于是他们自发组织了一个比特币投资联盟,总共凑了12500个BTC开始搞2级市场投资,这个联盟也是壹比特这家媒体的团队雏形。投资的同时他们做了一个叫壹比特的门户网站,联盟很快完成投资以后就解散了,留下的人开始融资正儿八经的搞壹比特。

壹比特的诞生恰逢牛市,数字货币整体呈上涨趋势。

壹比特由数字货币早期布道者李均担任CEO,核心团队有森林人,CTO高航,虫哥、暴走恭亲王、七彩神仙鱼、alex、蔡总等,经营和治理开始走上正轨。壹比特从一开始团队内部就是强强联合,但这也是后来失败的其中一个原因,因为每个人都是大佬,每个人的股份都一样。

七彩神仙鱼回忆到:“当时虫哥主要负责运营,暴走恭亲王主要负责内容输出。当时虫哥他们工作很拼的。一般都到夜里一点多。送比特币外加送牛皮钱包的活动,只是所有精彩活动中的一个。当时办公地址在杭州临安区回龙村附近,在农业大学旁边。

佛系虫哥:打造1000亿价值的区块链创新生态-博狗比特币资讯网

佛系虫哥:打造1000亿价值的区块链创新生态-博狗比特币资讯网

佛系虫哥:打造1000亿价值的区块链创新生态-博狗比特币资讯网
 

2014年初,整个市场风格大变,比特币从8000多元跌到900多元、莱特币从380元跌到将近5元。币圈进入了寒冬。

壹比特团队研发的莱特币银鱼矿机赔了很多钱,因为电费都不够,矿机从18000每台到几百元的价格处理了,最后不得不面临被清算的命运。但是因为先进的设计,比同类产品功耗好很多,买到

矿机的挖了4年还在挖,如果留着这些币每台矿机起码是将近10来万的回报。

祸不单行的是因为裁员,导致了51BTC交易所的被黑,一夜之间交易所的币被盗光了。

团队最后在一起干的一件事就是,通过QQ远程视频软件把债务清算了一下,大家各奔东西。

虫哥回忆起来说那次创业失败后的第一感觉就是“痛苦”,回上海以后他足足反思了半年。
 
03

BM与V神

沈波和Vitalik来壹比特介绍以太坊项目的时候,正是显卡矿工信仰崩塌的时候,因为银鱼矿机的问世导致了全球显卡的停工,他们的矿场不知所措,矿工们也都无所事事,有的人还因为市场走熊

因此退出了矿圈。

那时候在处于极端的熊市里,全球的几个亿的显卡机器都基本停工了。

那次BM反倒没有帮助币圈一把,让币圈更是蒙上一层阴霾,他们投资的PTS又是血亏。

这时候,V神来了。

“以太坊众筹价格我记得是大约2元一个,当时Vitalik团队有一位提出要用专用授权的硬件来挖矿,但这样封闭的方案很难得到社区认可。当时,全球几亿的显卡矿机因为莱特币矿机的问世基本上都处于停工状态,于是ALEX和我建议,用GPU(显卡)友好的算法挖以太坊,这等于变相承接了全球的GPU矿工用户们,最终将会成为社区基础的坚实力量,虽然不知道V神最终是否是因为采纳了我们的意见而使用了GPU算法,庞大的GPU矿工社区确实给ETH社区带来良好支撑,这造就后来显卡挖矿市场的火爆——今天全球有超过200亿的显卡设备,而比特币矿机的市值也就200亿左右。”虫哥这样回忆到。

“BM是区块链世界里少有的技术天才和商业天才,由此开发的PTS比特股风光一时,但是偏偏在熊市的时候发布比特股增发的消息。当时在几乎社区全体人都反对的情况下,他竟然也决绝的这么做。”虫哥说完后,捏捏拳头,就是因为PTS的伤心事,虫哥他们错过了早期ETH的投资机会,因为刚被BM血洗过,哪敢投一个毫无名气的人。

 
佛系虫哥:打造1000亿价值的区块链创新生态-博狗比特币资讯网

佛系虫哥:打造1000亿价值的区块链创新生态-博狗比特币资讯网

佛系虫哥:打造1000亿价值的区块链创新生态-博狗比特币资讯网
 

关于爱思社区

2013年,虫哥和一帮币圈老人宋欢平,森林人,七彩神仙鱼,暴走恭亲王等在上海的一个叫ICE咖啡馆聚会,创立了国内第一个区块链的微信社区,叫爱思数字币,这个群里全是行业早期布道者,早年经常撕逼,大家笑称这是爱撕逼群。现在爱思人超半数财务自由。成了老人们的家园,每天讨论最新的区块链热点,热闹非凡,现在很多古典互联网大佬也在里面。

昨天著名的爱思社群今天在社区成员的提议下基于社区共识发行Aisi令牌,今晚免费为500名社员空投,邮件列表显示成员均为业内专家,社区内聚集各种资源,据悉,该通证总量仅500枚,每位成员可获赠一枚。即使创始人也只有一枚Aisi令牌,毫不夸张地说,爱思社群囊括了中国半个区块链行业。据了解,该社区在一日内就完成了共识、赠送、交易所和酷神硬件钱包主动上币等,单币价格更是突破400万人民币,但截至目前仍无人愿意出售。

据持有者介绍,虽说是免费赠送的,但持有的成本会越来越高,免费的才是最贵的,又因为免费赠送,避免了所有法律问题,还让搞传销的也无利可图了,接下来社区将逐步升级,AISI令牌将可享受所有链上项目的天使、基石份额,并拥有项目Token空投优先权限,据估计每年仅获得的糖果价值不下百万。共识的关键是一人一币,币价完全靠社区内在价值, 让持有变成乐趣和主动贡献,而不是负担更不是出售谋利的工具,AISI令牌的持有者大多已财富自由,或是业内领军人物,基本不会将它当成赚钱工具,无论到头来是社会主义还是乌托邦,AISI都是一场区块链历史上伟大的试验,极具纪念意义和收藏价值。

目前,AISI币无论场外还是交易所上,有大量的买家排队等候,但还未出现任一卖家!若有卖家出现,该交易以目前400万报价来看,将会成为数字货币史上单币最高的交易记录,必将在全世界区块链圈内形成轰动和效仿。

据社区成员介绍,以后出门没有一个Aisi令牌,都不好意思说自己知道区块链。同时成员们纷纷表示要为Aisi导入生态建设,如某码农大咖称以后做技术咨询,要项目对方必须对Aisi空投,某律师表示咨询费必须要Aisi令牌,某域名圈哥们表示可以免费帮助项目方买卖域名,但是必须要收Aisi令牌,区块链即社区文化,让我们见证Aisi令牌对社区的一场实验结果。

“你们知道我们爱思群的价值是多少吗?有几位老板告诉我,他想付10个ETH和或两个BTC拉他入爱思群学习!

尾声

离开壹比特后,虫哥把事业重心放在了投资机构“链资本”和自己的底层链开发上,链资本去年投了唯链和GNX等一系列的好项目。他说这么多年没有给任何一个项目站台,也不搞ICO,做个干净的老韭菜。剩下的余生allin搞一个和比特币一样原生挖矿的区块连项目,坚决不搞ICO,项目会在年中向全球公布,全球玩家同时挖矿,虫哥说在这个项目上他也只是一个大矿工而已。

他偶尔也会想起以前的人和事。

李笑来13年来临安募资他的第一个基金。

壹比特融资的时候光速创投的曹大荣介绍了一个年轻人,后来知道他叫赵长鹏。

二宝开着长城加长版汽车带着怀孕的洋洋全国游行,有一天突然来到了壹比特。

上海比特创业营的兄弟们,徐明星和李林来壹比特交流。

沈波用16天的时间疯狂学习区块连,带着V神来到了壹比特。

虫哥去北京的时候徐明星的OK集团在一间简陋的办公室里,办公室是夹层小间,门口有个KT塑料大牌子写着“OKCOIN”,那时徐明星在楼上,何一在楼下。何一喜欢披个黑色的衣服,像大姐大那样,他们没日没夜的干。

李林的火币刚搬家,办公室空荡荡的却洋溢着无处不在的创业激情,戴志康投了火币的第一个天使投资,戴志康算过八字和李林很合。爱思群里李林,徐明星,何一也经常在群里及时解答各种情况,把第一手澄清快讯传递给币圈,引导正能量,群里经常有几万的大红包,抢到红包的老韭菜们会及时发出更多的小红包,达成爱思共识,大家其乐融融。

佛系虫哥:打造1000亿价值的区块链创新生态-博狗比特币资讯网
 

虫哥在采访中风趣健谈,时不时回忆到兴奋处,抽上一根烟,很快一包烟没了。我们最后聊到了94,虫哥说那晚接到一个北京的老韭菜电话,叫虫哥赶紧清仓。

“这个市场聪明人活不到最后,而我能活下来是因为我是一个傻逼。”

说完后,虫哥低下了他的光头哈哈大笑,用眼睛去打量着那个早已经抽没的香烟盒。

在场的人全都哈哈大笑。(来源:CoinVoice)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