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他们被称为城市的“隐形贫困人口”,看起来每天吃喝玩乐、购物消费,但实际上是非常穷的人。当今,在信用卡、花呗、白条、p2p等多元支付手段的诱惑刺激下,年轻人盲目投资、超前消费已严重透支,一大批人不得不通过以债养债、信用卡花

【博狗比特币资讯网报道】 导读:他们被称为城市的“隐形贫困人口”,看起来每天吃喝玩乐、购物消费,但实际上是非常穷的人。当今,在信用卡、花呗、白条、p2p等多元支付手段的诱惑刺激下,年轻人盲目投资、超前消费已严重透支,一大批人不得不通过以债养债、信用卡花式套现勉强度日,且经常游走在资金链中断的边缘……

来看几组数据:

■据央行发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我国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880.98亿元,对比2010年的76.89亿元,8年时间增长了10倍以上。

■据Wind统计显示,2017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与居民短期消费贷款增速背离:消费增速一路下行,至2018年5月降低最低值8.5%;居民短期消费贷款增速却开始异常增长,从2017年初的约20%增速反弹至当年四季度的40%左右。

■截至2017年,中国家庭债务占GDP的比重为48%,中国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之比高达107.2%。据汇丰银行发布数据显示,中国90后一代人的债务与收入比达到的1850%,90后欠各种贷款机构和信用卡发行机构的人均债务超过12万元。

近年来,随着银行信用卡、互联网机构信用类产品、消费金融贷、现金贷的增长,居民消费杠杆率急速上升,有大量的资金还被投放于房产、股票、p2p。在杠杆与欲望的双重作用下,有人想拼命抓住时代脉搏,单车变摩托,实现人生路上的弯道超车,但更多的人为此摔了跟头,年纪轻轻就背上了债务成为名副其实的“负人”……

被“高负债”裹挟的这一群体生活现状如何?

 01

90后北漂

在北京一家餐馆,记者见到了28岁的张远,眼看着快要过年回家,他却遇到了麻烦,还惹上了官司。

一个月前,张远从网上找到一家无抵押贷款机构,想通过中介从银行分批贷款80万周转,但在签协议时他被“坑”了,掉进了对方精心设计的“合同陷阱”,眼看着30万就要到账,中途被中介以管理费的名义划走6万,仅有24万到手。

这钱是张远用来投资房产的,他很是恼火,他与室友两人气冲冲地跑去中介公司,把对方的三个员工给打了,其中一人差点住院,还扬言要去法院告他。

如果不出这个事,张远现在已经飞到深圳,入手一套一百多平的房子。“深圳大亚湾就像北京的郊区,我认为如果现在买入,能净赚60-80万。”说话间,他从手机翻出“央行降准放水”的新闻给我看,他觉得这次房价肯定要涨了,再不行动就晚了。他的计划是通过中介从银行贷款80万,50万付房子首付,剩下30万用来日常股市、区块链货币资金周转。

2015年毕业的张远,是一名90后程序员,现就职于北京一家开发数字地图的上市公司。今年,他所在的车联网部门独立为新公司发展,成立之时很是风光,同时获得了互联网巨头腾讯和新兴独角兽巨头滴滴等超过1亿美元的融资。据张远介绍,公司以后可能会独立上市。近年来,伴随着国内汽车保有量的增长,车联网正面临着全产业爆发的机会。业内媒体预计,他所在的公司可能是腾讯与阿里抗衡的重要筹码。

但对张远来说,无论是腾讯还是阿里投资,公司上不上市,这跟他没关系。他关心的是每个月一万三的工资是否如期到账,公司人事会不会给他涨工资。甚至在外面互联网公司大裁员的浪潮下,他依然谋划着跳槽。“如果这家公司再不给我涨工资,我是不会待下去的”,张远说,他前几天还偷偷去美团面试,结果被卡在最后一轮。

2018年数据显示,互联网行业程序员平均薪酬达到1.44万,工作3年~5年的前端UI设计,薪资在16K-30K之间,张远正是做的前端工作,工资在行业内不算太高。

工作3年,他的工资涨了八千多,现在到手一万三左右。跟所有北漂的人一样,在北京,吃住是很大一部分开销。为了省钱,张远选择跟朋友住在一个学校家属院的宿舍里,上下床,每个月房租才200。他仔细一番盘算,“每周两次朋友聚会,每次都是六七百,再加上平时抽烟及地铁交通费各200、电话费200,另外还要留出1600左右还信用卡利息,还有房贷,如果算买衣服之类的,一个月剩不了多少。”

不过他转念一想,觉得还凑合,拮据的时候还会取点住房公积金应急。

 02

初识“钱味儿”

2018年,对很多人来说,是可以“躺赢”的一年,只要不买股票、不买基金、不买比特币、不买P2P……躺着不动的就是赢家。但张远觉的这些都是“怂人”的想法,在他看来,这个时代慢就是“死”,只有抓住股票、基金、比特币、p2p机遇的人才是真正的“躺着”挣钱。

张远个子不高,戴着黑色的运动帽,相比90后同龄人他的打扮更老成一些,尤其是讲起区块链、p2p、股票,更像一位唾沫横飞的专家教授。

“你看看2015年到2016年,最多时有2500多家p2p公司,我身边有人通过薅羊毛就一夜富起来的”。P2P公司横行的那段时间,张远虽然还是学生,但也借同学钱投了几万块进去,不过等后来p2p爆雷时他就机敏地逃出来,他说室友现在还有70万被套。

在p2p投资上颇为得意的他,在股票和区块链数字货币的风口上,一点都不顺。

“我没有钱,但我喜欢霸占钱的感觉”。

喜欢霸占钱的张远,2015年刚刚毕业就很快在各个银行办了10多张信用卡,总额度最高时近40万。拿着这些卡,他给自己刷了12000元的最新苹果笔记本电脑和6000多的最新苹果手机。充分消费后,由于没有更多资金周转还钱,他开始了“以卡养卡”的信用卡套现游戏,业内人称“十个锅九个盖”走钢丝式玩法,利用不同信用卡免息期循环套取资金,为此他不得不记住每张信用卡的额度、账单日期、还款日期。

毕业一年时间内,他先后从信用卡刷出现金30万,除了消费,部分被放进了股市、p2p进行投资,想通过“钱生钱”方式享受源源不断的红利。

信用卡让他初次尝到了钱的滋味,渐渐地张远胆子变得大起来。“那段时间,我虽然还没驾照,但我女朋友总羡慕别人有车接送,冲动下差点拿信用卡刷了一辆车”。2016年,张远还是没禁住诱惑,看到周围人开始买房,他从信用卡刷了20多万,再加上四处凑钱在老家的省会城市买了两套房子,一套缴了首付,一套小房子是全款。“那套小房子是给我自己买的,以后如果结婚和媳妇吵架了,我还能搬到小房子清静几天。”

这时虽然他才毕业一年,但已经坐拥两套房子了。2016年,张远的信用卡已经出现了6-7万的周转缺口无法填补,“信用卡太多,有的忘记还款,还有的套现频率太高,额度直线下降,我当时以为工资能用来日常周转,但没想到透支太多了,缺口越来越大了。

 03

慢就是“死”

“普通的币那都没意思,我喜欢波动,专盯着一天跌涨幅高达90%的币种”,张远说自己很享受交易的过程,如果币种的涨跌能成功验证自己的预测,那远比赚钱带来的开心更刺激。

2017年是数字货币发展具有里程碑式的的一年,据媒体报道,这一年比特币全年涨幅高达1700%,价格走势如过山车让投资者为之疯狂。在媒体、营销号的鼓吹下,一个个年轻的暴富者被推动聚镁灯光下。这种造富神话很快在无数初出茅庐的90后心中震荡,当刚出社会踌躇满志的他们与不劳而获虚荣碰撞时,有的人屈服了。

被区块链、信用卡收割后 我成了北漂破产青年-博狗比特币资讯网

张远是个聪明的人,他按耐不住。2017年9月,他也加入了区块链货币大战,虽然此时国家已经进入严格监管阶段,但他还是从p2p、信用卡迅速套现20万,在多个平台进行币种买卖。

此后几个月,他整天整夜的不睡觉,眼看着户头的钱从几万涨到几十万,又从几十万降到几万、几千,他的心也跟着跌涨起起落落。几个月后,他已经不满足小涨小跌的币种,开始大胆地玩起了杠杆交易,而此前,他完全有机会解套,并拿着赚到的几十万钱,还掉所有的信用卡……

“我为什么要解套呀?涨的那么猛谁甘心出来,当时想的是再涨一点肯定出,我是有技术分析的”,张远所说的技术分析,是他自己看了几本经济学、基金方面的书所做的预测。杠杆交易风险大,但是收益也很大,虽然他知道有些币种背后有庄主操盘,可他始终觉得自己是个小户,大庄家看不上。他没考虑的是,大庄家输了也就输了,他输了就债台高垒。因为此时,40万额度的信用卡仅剩下7万多。

那是2018年11月的一天,深夜一点,正在睡觉的他被随手携带的蓝牙手环震醒了,迷糊中看到的信息让他脑袋哄地一下,他所有的币种全部爆仓了,也就是说,户头的几十万一瞬间归零。“当时,脑子里出现的是一连串的脏话,我平静地起来去厕所点了一支烟,连交易页面都没打开,疯狂地删掉了所有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那一整夜到第二天夜里他都没有合眼。

“我并不是有多心疼钱,我是觉得生活太不公平了,在我艰难的时候,连老天都狠狠地插我一刀”。经历过这次风波,张远意识到自己太疯狂了,开始决心沉淀,回归生活,此后,练字、运动、做饭成为他朋友圈的日常。

一个月后,当他再次看到房价消息之后,他感觉是时候再出手了,信用卡已经不能再刷了,他开始寻找贷款中介帮助,本打算从银行贷款80万,50万付完首付后,手里还有周转余地,结果又遇到了诈骗……

04

“孤勇”少年

张远说自己是“孤勇少年”,他觉得自己充满了勇气,但是很孤独,很努力要上进,但总是碰一鼻子灰。除了孤勇,他还孤傲。张远的家里并不富裕,但他上大学期间从没打过工,虽然父亲委婉的提过几次,他觉得大学生上“电子厂”流水线干活,这些低效的事情,不是他这种人干的。

即使工作了,张远也没怎么给父母寄钱,“我现在自己都没钱……”

在生活中,他也很高傲,虽然毕业已经三年,大多数时候他的生活不能自理,自己穿多大码鞋、多大衣服完全不知道。他还打趣的讲道,“大学时,我每学期带四条牛仔裤,一个月穿一条,正好寒假带回家”,每次放假,相比其他同学行李箱,他带的更多是待洗的被褥、衣服。

“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是他来描述现在的生活。

“有时候感觉很有理想,觉得自己像猪一样懒,却没有像猪一样懒的心安理得。”现在的张远,不忙的时候,每天十点多去公司,吃个早餐已经到中午午休时间,下午工作三四个小时,一天就结束了。他说一年中有半年的时间都处于不忙的状态。

他的愿望是未来能够不用上班,通过被动收入,解决生活问题。至于眼前几十万的贷款和信用卡缺口,他也有自己想法。

“看着吧,比特币肯定会好起来,我的工资再努力一把,股市说不定迎来一波牛市,这钱不难挣……”对于未来,他从不悲观,依旧是那个孤傲少年。

写在最后: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个时代,我们有了更多的选择权,但很多时候又无法选择,一旦上路就很难再停下来。尼采说,生命中最难的阶段不是没有人懂你,而是你不懂你自己。 要真正体验生命,你必须站在生命之上!为此要学会向高处攀登!为此要学会俯视下方。

(注:应采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张远"为化名)(创业家)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以上资讯由博狗比特币资讯网(2018b.co)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